<menu id="csgwy"></menu>
<input id="csgwy"><strong id="csgwy"></strong></input>
  • <nav id="csgwy"></nav>

    新年音樂會聽什么?| 爭鳴

    發布時間:2021/1/12 18:09:40 來源:沈陽學吉他 發布:劉巍老師 閱讀:


    我一直以為,音樂會是幾百年來人類文化創造的最高成就,不僅因為音樂會催生出無數偉大的音樂作品,更在于其本身——作為一種審美儀式的意義。音樂廳代替了教堂和廟會,是現代文明的重要承載,每一座城市、每一個成熟的社區都將音樂廳作為標配和“首善之所”來建設,說明人們對此已經是集體自覺。為什么人們熱衷于去參加音樂會呢?這個問題既好回答又不好回答,就類似于為什么人們希望幸福生活一樣。就是喜歡啊,欣賞音樂是美好的,尋找、享受美是人的本能,而音樂會提供了這種可能。這大概是最簡單的回答吧。而要找到理據,邏輯嚴密地鄭重回答這個問題,卻是不太容易的事情。不過,這個回答的必要性不強,也就不成其為問題了。倒是另外一個問題常常被對新年音樂會不甚了解的朋友提起:新年音樂會聽的是什么?鑒于新年音樂有著多種功能承載的特殊性,有必要議一番。

     

    音樂會是嚴肅的娛樂,曾經作為“陽春白雪”的小眾文化存在。但好的文化都有著強大的生命力,城市的工業文明發達之后,音樂會是實現市民審美理想的“最大公約數”。甚至可以說,音樂會是文明社會中健康文化生態的基本保證。當然,新年音樂會是音樂會中的一個獨特品種,不免有些文化屬性上的特殊性。其實要說特殊,也不能過于夸張,就其內容和形式而言,是可以與一般音樂會無異的。只是因為在除夕和新年檔期主辦,時間因素決定其慶祝新年、普天同慶的功能。


    老約翰·斯特勞斯


    至于維也納新年音樂會,則是音樂會中特殊的特殊,是一百多年以來(如果從1847年末老約翰·斯特勞斯指揮的那場郊外音樂會算起)奧地利人一直刻意培育的文化奇葩。可喜的是,改革開放以來在中央電視臺幾十年的堅持渲染下,新年音樂會竟也成為新時期的一道文化風景,與同期誕生的春節聯歡晚會相映成趣。


    1986年,中央電視臺獲得維也納新年音樂會電視播出權,并在1987年春天錄播了由指揮大師卡拉揚執棒的維也納新年音樂會


    隨之,仿效維也納新年音樂會漸成風氣,在逐漸富裕起來的大中城市也都相繼擁有了自己的新年音樂會。原來自己沒有條件的地方(主要是小城市和企業機構)以購買的方式過一把癮,如今連縣區和學校也紛紛支起自己的樂隊熱鬧了起來。多了,自然就會變得多姿多彩而又魚龍混雜,不免惹來微詞。不過,新年音樂會雖則不能代表近年音樂文化的發展水平,但是其普及古典音樂的積極意義不容忽略。

     

    新年音樂會到底聽什么?既是辭舊迎新,自然是應該高高興興,東西方都一樣,文化形式有異,精神實質是一樣的。過年,在農業時代就代表著很高的文明。平安、吉利、喜慶,跨越,需要一個儀式感強的集體方式,內容一般是被淡化的,氣氛的營造和吉祥的寓意至為重要。用什么內容才能體現這種儀式文化?換句話說,新年音樂會我們能聽到什么呢?觀之世界目前兩巨頭(維也納愛樂樂團和柏林愛樂樂團)的新年音樂會,似乎可以作為典型代表。


    2021維也納新年音樂會


    維也納新年音樂會演的是自己引以為豪的施特勞斯家族作品,既有其歷史的原因(也許其歷史中尚存在一些迷霧和情結有待解開、揭開),也是國家文化品牌營造的有意為之。優美的圓舞曲和活潑喜悅的氣質,自然契合上述言及的新年氣氛和儀式要求。維也納愛樂的高水平演奏,以及養眼綺麗的風光、翩翩起舞的俊男美女,也不乏貴氣。


    2021維也納新年音樂會中的芭蕾片段


    因此,即使是年年“拉德茨基”又何妨,要的就是這種固定模式的親切感。再玩一下神秘的指揮遴選和新曲選擇等話題,每年歲末人們翹首期盼也就不足怪了。對于某些樂迷,“聽指揮”也是一個噱頭。這一套路大小新年音樂會常玩,耳熟能詳的曲目一定是音樂會的曲目主體,指揮和演奏家的明星效應是核心,新作品推薦一般是不適宜的。

     

    2021柏林愛樂新年音樂會


    回看柏林愛樂,新年音樂會的品牌早被維也納愛樂“注冊”,搶了先機,當然不能像維也納愛樂那樣年年重復曲目,而是需要另辟蹊徑。德國人是比較認真的,軸得很,新年音樂會其實就是精品音樂會的打造。雖然有著非常開闊的曲目選擇,不過為了契合新年氣氛,也頗費思量。他們的指揮不玩神秘,一般由音樂總監執棒,卻在主題內容和特色上做文章,并不隨意。像今年的佩特連科就綜合了各種風格各種演奏形式的曲目,將吉他請進愛樂大廳相信是人們意料之外的安排。


    華金·羅德里戈演奏為吉他與樂隊而作的《阿蘭胡埃斯協奏曲》


    就個人的審美意趣而言,筆者更喜歡柏林愛樂,獲得驚喜的概率大得多。兩巨頭之外的新年音樂會,多數傾向于柏林愛樂的模式,因為維也納新年音樂會已經是世界的惟一。

     

    環顧2020歲末疫情年反復中的中國各地新年音樂會,似乎比歐美日韓更為形式多樣,靈活性強。近年還有花樣層出的創新,有自娛自樂的,有打明星牌的,也有商業考量的,不一而足。譬如線上線下結合的,利用新的傳播技術滿足更多朋友的參與感,從商業出發的話可以圈盡可能多的朋友。這時聽什么很重要,是需要多種因素的考量。而將新年音樂會與酒會聯誼,挖掘這種文化的深度與寬度,凸顯的是音樂社交,聽什么就是其次了。










    文章評論:

     以下是對 [新年音樂會聽什么?| 爭鳴] 的評論,總共:0條評論
    最新文章
    推薦文章
    推薦圖片
    国产V片在线播放免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