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id="csgwy"></menu>
<input id="csgwy"><strong id="csgwy"></strong></input>
  • <nav id="csgwy"></nav>

    何為和聲學?為何學和聲?和聲學為何?何為學和聲?

    發布時間:2020/3/7 15:24:46 來源:沈陽吉他培訓網 發布:劉巍老師 閱讀:


    1什么是和聲?


    問:什么是和聲啊?答:I、IV、V啊!這是各類音樂學校當然也包括音樂學院即將學,正在學或剛學完和聲的低年級學生們,以及正在備考作曲系的中學生們之間常見的對話之一,到了高年級,類似對話就很少了,因為已經快忘光了;離開學校走上社會,無論還做不做音樂,那就幾乎不記得了,如果偶爾聊到,多是不堪回首的記憶。


    這種狀況先前主要發生在除作曲之外的其他音樂專業,現在就是『業內』狀況也好不到哪里去:學生學得枯燥而且無趣,教師教得沒勁而且無奈,表演專業的教師心疼主科學生浪費了練琴時間,曲式學教授責怪學生對作為前置性課程的和聲沒學好基至老師沒有教好,作曲教授確信和聲教學嚴重脫離創作實際等等。稍微有點意思的是,這些人都學過或者早學過和聲而且還是學得比較好的呢。


    在一連串,而且連鎖反應的誤會中,在『人人都可能知道一些』與『人人都可能誤會更多』的坊間流言中,和聲,可憐的和聲,要么升華傳奇,要么下凡為雞肋,好像只能無奈地等待告別音樂,告別音樂教育,告別音樂人并含冤而去的命運降臨了。


    這么沒勁還得人人必學的和聲究竟是什么啊?『I、IV、V啊』這幾乎基至是正確的回答!但必須有前提與限定:傳統和聲是作為歷史,風格歷史,音樂風格歷史的功能和聲實踐及其理論。I、IV、V是關于功能和聲(一定語境下,功能和聲,調性和聲與傳統和聲等概念大抵是一個意思)的流言蜚語或者高度概括!大理論家申克先生還把古典前后三百年間甚至更廣范圍內的無數音樂的整體結構抽象為『mi-re-do、do-sol-do』的『延長』呢,功能和聲也就別為『I、IV、V』這個諧稱覺得委屈嘍!


    但是,盡管加了這么多限定詞,但危機依然存在,甚至更加嚴峻!那段黑體字中逼人的關鍵詞顯而易見是『歷史』啊!好了,即然是『歷史』,那最多是音樂學的事情了!我們『搞表演』的學生最起碼可學可不學了,頂多失去一些可有可無的歷史素養而已!錯了!這恰恰是人們對和聲學的最大誤會之一:和聲沒有用,我們無需學!事實上,『搞表演』的每天面對的其實都是『歷史』,就是『歷史』甚至只有『歷史』!哪怕你練習,表演的作品都是作曲家昨天晚上專門為你寫的。


    表演專業的工作,歸根到底的最高理想,就是『實踐』『歷史』,『實踐』風格歷史,『實踐』音樂風格歷史。千萬別搬古爾德『獨特』而『超歷史』的巴赫演奏版本來跟我說事!因為,其一,古爾德是真正意義上的獨特,并與真正意義上純正的經典,各自存立且交相輝映的;其二,很簡單,古爾德就是古爾德,你不是古爾德。——而由傳統和聲學所揭示和聲內涵、解析發展動力與承載風格特征的三百年間創作的成千上萬首音樂作品,仍然是、恰恰是表演專業當下以及未來相當相當長時期所必須面對、所需要『實踐』的主要對象!


    至于已經逐漸被人遺忘著和遺忘了的基礎音樂理論與和聲學是所有音樂人認識音樂、思維音樂乃至創造音樂的基本出以點甚至根本所在這個簡單的道理,這里就暫不多費口舌展開討論了。


    我只引用名作曲家勛伯格的名著《和聲的結構功能》最后一章中的兩段話來略作說明:『聽音樂會時,我常發現自己意外地置身于「異國」之中,還不知道怎么走進去的;因為我聽到一個我無法理解的轉調。在過去,我肯定不會遇到這種情形,因為那時的演奏(唱)家所受的教育和作曲家相同。』『有一次,著名的瓦格納作品指揮家漢斯·里赫特走過維也納歌劇院的一間練聲房,他聽到里面傳出來令人難以理解的音響,就好奇地停下腳步。一位藝術指導正在為一位歌唱家伴奏;這位指導得到這個職位不是由于音樂上的才華,而是由于有權勢的后臺。里赫特氣憤地打開門,大聲訓斥說,「弗薩爾先生,如果還想繼續當你的指導,你一定要先買一本和聲書學學!」』


    2怎么學和聲?


    那怎么學和聲啊?四部和聲!可怕,可恨的四部和聲啊!這實在,更是人們對和聲及其學習的最大誤會之二,而且是三重連鎖,相互感染,病癥并發的趨重誤會!第一層是學習和聲只有四部和聲一途!再一層是四部和聲百無一用!再再層是四部和聲就是數學化的填充與消滅平行五八度的理想。中國乃至世界凡入讀過音樂類學校——音樂學院,藝術學院以及師范大學音樂系就不消說了,音樂中學,音樂師范,以及大量并且呈不斷增加之勢的綜合大學,高職高專的音樂系科的人,有誰沒有被四部和聲『折磨』過啊?


    回首美好的大學生活,至少有一年而且是每周總有一個夜晚必須去熬云里霧里,不能再拖,第二天一大早就要交的四部和聲作業;緊接而來,就是不得不面對老師在作業本上留下的對平行五八度毫不留情的鮮紅叉叉!刻骨銘心啊!可以這樣毫不奈張地說,和聲學的英名就毀在四部和聲手里!其實和聲學習從來就非四部和聲一途,還有和聲分析,還有鍵盤和聲,都可以作為學習的方式。


    它們肯定比四部和聲出現得還要早些呢,但終未形成氣候,才導致如今的和聲教學依然未形成氣候,才導致如今的教學依然四部和聲為主,少量的和聲分析、鍵盤和聲點綴的局面。【注:和聲學習之所以用四部和聲而不用其他類型,是因為四部和聲寫作聲部更清晰,連接更明了,更有利于初學者】,事實上,即使作曲專業的學生,也既不要指望、實際上也不會僅僅通過學和聲特別是四部和聲來作曲。


    他們主要通過對作為歷史、風格歷史、音樂風格歷史的功能和聲實踐及其理論的學習,在把握音樂風格歷史的特征的基礎上,領悟、組織、甚至發明自己音樂的縱橫發展『邏輯』或者『反邏輯』,這當然需要甚至更加需要仰仗于對大量作品的和聲分析。【注:實際上,脫離開風格寫作,只作分析依舊難以寫作傳統作品】


    既然和聲分析這么好,那何不直接用和聲分析代替四部和聲?事情又沒這么簡單!相對于四部和聲,目前和聲分析特別是作為本科共同課的和聲分析最大缺憾,就是對和聲序進中各聲部運動方向的組合關系及其所形成的和聲音響及其變化關注不夠,如果其他項目再又淪落到僅限于對和弦與調性的『樂理式』判別,那更是雪上加霜!


    而這也是和聲藝術中相當得要,不能忽視的一個方面!比較惱人的是,和聲分析的這個缺憾恰又是被誤會為百無一用的四部和聲的強項。所謂四部和聲,是以圣詠或合唱織體為基礎,所構建的一處特定的以四個聲部陳述和聲的織體。


    應該說,事實也證明了,四部和聲織體既能妥貼地概括、簡明地反映傳統和聲體系音樂作品的和聲內涵,又能集中而鮮明地體現并訓練和弦序進中各聲部的傾向與運動方向及其聲部組合!四部和聲其實是對實際音樂作品和聲藝術的提煉與抽象!而四部和聲江河日下的根本原因是它在逐漸『成熟』、不斷『完善』的過程中忘記了自己的根本——實際的音樂作品與音樂作品的實際!


    略舉一例為證。坊間不是流言功能和聲就是I、IV、V嗎?是的,確實可能是的,功能和聲的和弦序進的最基本邏輯就是T-S-D-T,當然它還有不少并不復雜的變化嘍,否則難當『和聲學』的美名啊,比如,基本邏輯基礎上的T-D或反之,T-S或反之,S-D-T,T-S-D等等,但事實上,這些進行,基結構地位,出現位置,使用頻率等都不盡相同。


    T-D-T的進行,在功能和聲體系中的地位,就遠遠高于T-S-T。除了作為補充終止,我們在貝多芬浩如煙海的作品中,基至很難找到真正意義上的T-S-T的進行,理由很簡單,這種進行不是古典風格和聲與音樂的常態特征!【注:實際中莫扎特的作品中存在很多T-S-T的進行,當然和聲最重要的進行為屬主進行,過多的主下屬進行會讓音樂迷失方向】


    我們有些教與學,在選擇和弦及其進行時,不考慮前后關系,不顧及序進組合,沒想過風格適應,只是依次把每一個旋律音『按』到某一個和弦里去了事,【注:這個『按』字用得好】當然,學生還是記得某個老師說過的『D千萬不能到S啊!』究竟是誰這么說的?D-S出現的機會可能比不作為補充終止的T-S-T要多!【注:D-S出現的概率真比T-S-T要少】


    熱愛或被動接受條條框框的同學們,我倒想給你們一個意義重大,值得遵守的『條框』啊,這也許是功能和聲四部和聲寫作訓練中特別重要、值得注意的!——在合理,合適的前提下,盡早使用屬七和弦!越早越好!【注:這點很同意,在歐洲數字低音寫作中,離調模進、屬七和弦是放在前面學習的】若四部和聲進行了三小節或者五個和弦甚至三個和弦時還沒有出現屬功能組和弦,打叉!打比平行五八度還要鮮紅的叉叉!!【注:嚴重同意,沒有屬功能和弦音樂早已走丟了】


    為什么?貝多芬先生就是這樣做的榜樣啊!哪一天,我們中國的音樂學生再聊起和聲,哪怕是這樣的對話——問:什么是和聲啊?答:I-V-I啊,——也讓貝多芬多少有些欣慰啊!


    3問題怎么解決?


    和聲分析有缺憾,四部和聲太條框,那究竟怎么辦?我的建議是:作為作曲技術理論共同課的和聲課,可考慮以和聲分析取代四部和聲寫作!而和聲分析的缺憾,可通過加入對實際作品的四部和聲抽象來彌補;所謂源于音樂,回到音樂,感知音樂,創造音樂啊!


    【注:并不認同以和聲分析取代四部和聲就可以學習好和聲,和聲的學習應該是寫作,不通過寫作很難真正的去理解和弦進行與其音響,連接,在歐洲的音樂學院表演專業的學生對和聲這門課是相當看重的,樂器程度越高越需要這個基礎,否則無法再有突破】


    其實,在和聲分析的理論與實踐中,以簡明而深入的『縮譜』對音樂作品進行和聲概括,抽象與說明,本來就應該是非常重要的項目與內容之一。比如前述申克先生影響深遠的到理論體系及其圖表分析法就是相關的杰出做法,只是申克先生太專門了,太深刻了也太『背景』了,作為作曲技術理論共同課的和聲消受不了,也無需消受,甚至不該消受。


    而采用四部和聲抽象的方式,既可以血肉相連地展現和聲動運的骨架,又可以清晰地展示聲部進行及其組合的關系,還可以靈動地保留了與四部和聲寫作的訓練關聯,甚至不還能清晰地為『含冤』的四部和聲正名:四部和聲原來應該這樣寫啊!!


    四部和聲確實有些冤,哪怕我們已經有了新的想法,新的目標,新的追求,但我們還需要繼續為它平反。


    【注:四部和聲在國內變成了雞肋式的課程,學吧沒用,不學吧,要考!于是想學的不想學的統統趕鴨子上架,老師不知道這門課為何而教,學生不知道這門課為何而學,起點是什么,方向是什么,統統不知道!原來以為學了四部和聲就會作曲就會伴奏,事實上是學了既不會作曲也不會伴奏,甚至連和聲是什么都沒搞明白。


    文中多次說到「缺憾」,的確,國內的和聲課程是有缺憾的,大家只知道和聲學而不知道和聲寫作,我們不能把和聲這門課程看作是純理論課程,它實際是一門實踐課程,和聲寫作就是音樂創作,四部和聲僅是和聲學習的開始并不是全部。要說最大缺憾,那就是國內沒有一所學校把和聲到自由作曲這期間的過程設置成一個完整的體系課程,和聲的學習還沒有開始就已結束,怎么不是最大缺憾!】



    標簽:學音樂







    文章評論:

    最新文章
    推薦文章
    推薦圖片
    国产V片在线播放免费